形容夜晚灯光美的散文 关于灯光的文章有关灯光的散文

时间: 2016-09-19    阅读: 47 次    来源:网络文学
作者: 王明然

导读:形容夜晚灯光美的散文 关于灯光的文章有关灯光的散文,我病了,不应该很严重,却起不了床。我不能再在深夜的灯下写作,不变的是我窗前的灯没有熄灭过。有一天,那衰老的门铃响了起来,当他站在我的面前时,吓了我一跳:高高的个子,清瘦的脸旁,一身旧得不能再旧的工作服,手里拎着个大大的袋子,里面装的一盒一盒的东西。

 

形容夜晚灯光美的散文 关于灯光的文章有关灯光的散文

我常常深夜坐在灯下写作,不是因为夜不能寐,而是为了给加班的人一点光亮,让他(她)们回家的时候可以多些温暖和勇气——我房间的窗户是对着路边的。渐渐的,我已经习惯了等待到深夜,不为了别人感激的话,就算是互相帮助吧,他们让我觉得夜还有一丝生气。某一天三四点的时候,我听到一阵很轻的脚步声,这声音到我窗口就停止了,约半个小时左右才慢慢远去,刚开始我很害怕,设想着许多种可能:小偷?图谋不轨的人?直到太阳升起才打开门,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向窗台的地方,窗台上的几页稿纸和一盒点心令我万分惊讶,后来每个我亮灯的深夜都会听到那样的脚步声,每个清晨都能收到那样特别的礼物,久而久之,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,总想看看他(她)谁,是熟识的朋友?还是谁送错了地方?可到了那个时候,我又不敢了,不得不承认,我还是怕黑夜的,后来的一个机会,让我终于见到了那个神秘的人……

我病了,不应该很严重,却起不了床。我不能再在深夜的灯下写作,不变的是我窗前的灯没有熄灭过。有一天,那衰老的门铃响了起来,当他站在我的面前时,吓了我一跳:高高的个子,清瘦的脸旁,一身旧得不能再旧的工作服,手里拎着个大大的袋子,里面装的一盒一盒的东西。站了一会儿,他终于说话了:“我……打扰了!我看这些东西好些天没拿走了,你也没出过门,所以……来看看,不好意思……”他腼腆的低下头,看到我的样子,他应该知道为什么窗台上的东西没动了吧?我的样子一定很憔悴,因为他看我的神情夹杂着担忧。我们就这样认识了。他叫凌翔,是个工人,平时喜欢写作,我所见到的稿子都是他写的,说实话,真的很不错,我们聊了很多,关于文学,关于历史,甚至是我不知道的天文地理,很难想象他只是个普通的机械维修工人,临走他说很感谢我,我的灯光让他和他的母亲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意外,我也谢谢他给我那么多好吃的,两个人就这样谢来谢去,然后一起笑起来。以后的日子,他时常来我家,给我带点东西,跟我聊天,还争着帮我做家务,所有的事情都做的得心应手,俨然是“行家”,我很不好意思,总想做点儿什么谢谢他的照顾。

他有好些时间没来了,窗台上已经许久没看到他的文章,我几经周折找到他家,那种穷困是我完全想象不到的:一间平房,并排的摆着两张床,中间有一个简单的布帘隔开,床底下塞着两个暗红的木箱,床旁有一张桌子,几个小凳,所有生活用具全在门外依墙放着,如此而已。他躺在床上,微闭着双眼,脸上伤痕累累,右手上缠着纱布,他的母亲坐在床边在轻轻地抽泣,老人家告诉了我半年多来的一切……

他很早以前就注意起我深夜亮起的灯光,好几次接母亲下班都看到我的窗前亮着灯,有几次上早班的时候看见我出门,总显得有些疲惫,不管是无心还是有意,我窗前的灯都给他和他的母亲带来了些许便利,除了感激他对我也越来越有好感,却一直不知道怎样表达,于是他同时做着两分工作,在厂里做机械维修是为养家糊口,晚上去工地加班,仅仅是想买点象样的补品给我,他说,我熬夜太多,对身体不好,要补一补。偶尔当天拿不到工钱,他还会去卖血……这次受伤就是从工地的升降梯上掉下来了,我的心酸得拧到了一块儿,却没哭,只是搂着老人的肩说:“妈妈,让我做您的女吧!”

这就是爱,平常生活里最真实的爱,没有更多的语言,没有激情与浪漫,默默地付出已经证明了一切。等到他完全康复以后,我们结婚了,虽然他的右手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灵活有力,却从不放弃生活的希望,锻炼用左手生活,仍然努力的工作,也继续着他对文学的爱好,用他的话说,他的理想很简单:让我和他的母亲过的好点儿!知道吗?生活再苦,都不能淹没拥有希望的幸福!

感觉夜晚,不是在流光溢彩的城市,或鸡鸣狗吠的乡村,不是伴随着悠雅的轻音乐,或者惬意地品茗,不是呼朋唤友或携侣相伴,而是,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的野山头。由于职业关系,晚上没事,我便经常在地处偏僻的荒山头静静地坐着或站着,看深邃奇幻的夜空,看幽暗明灭的四围,聆听黝黑黛紫里盈溢的天籁之妙。
  一般人觉得,夜是静谧的。南朝王籍的“蝉噪山愈寂,鸟鸣林更幽”,越发强化了这种印象。其实,夜也是喧嚣的,是超低频的,不经人意的。偶尔曳着尾音滑过耳膜的一声或一丝响亮,往往也像是突然的失态,含有猛然警觉、戛然而止的意味,怕连造响者也受到了自己失态的惊吓。这其实是一种隐秘着的喧嚣,遮掩了的热闹。
  除非是风,特别是春天的夜风,像是扯开了深邃无际的天幕,从宇宙银河穿越了亿万光年呼啸而来,呜呜呜——,日日日——,呼呼呼——,嘶嘶嘶——,浩浩荡荡,长驱直入,无所顾忌地给每个亲密接触者包括凸出的石头、伸出的树杈、或高挑的衰草一连串长长的坚硬的吻。根本不顾及谁的什么感受,哪怕你愿意不愿意。这大概就是世俗掺染游龙戏凤、调戏异性意味的“风流”的原意吧。
  但春夜绝对是属于激情的。
  

0 我要投稿
散文投稿 - 诗歌投稿(燃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,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查看所有评论
猜你喜欢

深度阅读
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